强行借“眯眯眼争议”攻击“爱国情怀”是极其恶毒的行为

那些故意转移矛盾、强行将“眯眯眼争议”与“爱国”挂钩并攻击爱国主义的、以及借涉争议话题炒作“眯眯眼不配当中国人”以制造矛盾的行为,是罪恶且不可取的,这是最下三滥的,该被唾弃。

知名品牌三只松鼠使用“西式辱华高级脸”模特做宣传? 12月25日,网友们纷纷爆料,称知名食品企业三只松鼠的宣传内容有故意辱华、丑华的痕迹,其使用的模特系西方丑华过程中常用的刻板亚洲人形象。随后,三只松鼠官方、当事女模特皆出面发声:小眼睛就不配当中国人?

12月27日,关于“三只松鼠争议广告”引发的舆论风波,突然发生了巨大转折,网络舆论扭头转向了批评提出质疑的普通公众:不包容、玻璃心、太极端。

公众明明批评的是“眯眯眼特定妆”,而不是小眼睛,有些人却故意混淆概念,转移矛盾点,将公众对广告公司的愤怒,转移成公众对小眼睛模特的愤怒,更有甚者,把“批评刻意化眯眯眼”和爱国情怀挂钩,大作文章嘲讽爱国情怀,这是很坏的一种污名化手段。

说实话,攻击小眼睛模特的行为是不对的,美有千姿百态。模特不丑,只是被化妆师和摄影团队刻意加入了丑化元素和政治挑唆元素,所以大众不满的,是三只松鼠的宣传队伍及其拍摄合作方。

而就算抛开其中“阴阳怪气”的政治元素不谈,这件事也不能够“简单看”。如果这个模特如果她在欧美,化带种族主义者常用的刻板性黑人妆,绝对会被骂到道歉,因为这就是赤裸裸的与歧视标签贴合,当事模特和企业根本不会嘴硬到说是“大众上纲上线”,也不敢大肆炒作所谓“小眼睛不配当中国人”的转移矛盾用话题,更不会说公众不懂艺术的自由。

精神殖人思维在作祟,是这一场闹剧中最丑陋的环节。小眼睛一点也不丑,丑的是那些转移矛盾、反讽中国人“玻璃心”的精神殖人。在这些精神殖人眼里,普通中国人感觉受到冒犯了,连表达抗议的资格都没有,一抗议就是“玻璃心”,一批评就被扣个“上纲上线”的帽子。丑话好话都让这群“圣母”说尽了。

眼睛小没问题,吊眉梢也没问题,很多小眼睛都好看,我们很多人也都是小眼睛,但我们也都看不惯一些人附和西方丑华群体搞“眯眯眼艺术”。这是故意、刻意的,不是自然衍生的艺术。那些急于辩白的人,最好搞清楚正常“小眼睛”和故意丑华“眯眯眼”的区别。

据悉,“眯眯眼辱华”是西方数十年来、丑华历史进程中的种族歧视性产物,此前西方品牌杜嘉班纳、迪奥辱华过程中就使用了“眯眯眼辱华”手法,而美国电影《尚气》《傅满洲博士》等,其刻画丑华形象过程中,也使用了一样的手段。

在西方气氛浓烈的地区,眯眯眼上扬、留着长辫子、满脸长雀斑的形象是典型的辱华、丑华符号,当这些符号“被刻意拿出来展示”的时候,就表示了一种羞辱意味(在刻意展示、或加重展示的情况下,表示羞辱)。

这些丑化的外貌符号,常被西方政治势力及辱华群体用作羞辱中国人的工具,此举意在营造丑化中国人的审美环境与种族形象,是意识形态渗透的一种迹象。

近年来,受西方意识形态渗透影响,我国境内也出现了以“审美自由”为由的此类宣传,一些出发点并不单纯的主体刻意将中国人的审美引导向西方丑华的形象。一些大的宣传、拍摄企业为了利益,在做积极的配合,一些知名或想出名的艺术家、模特,为了在西方拿奖,也致力于此类丑华作品的拍摄。

此前,清华美院的时装秀曾被曝全场都是“西方丑华形象”,为迪奥拍摄辱华作品的国内知名摄影师陈漫,也被挖出背后“利用丑华作品在西方拿奖”的苟且勾当。

最后,我们想说的是: 那些转移话题和矛盾点的人固然可恶,但也不代表“攻击可取”。我们可以发表合理质疑与抗议,但不可采用网暴的形式对当事模特进行人身攻击。理性对待问题,好过情绪化宣泄。当然,对于那些故意转移矛盾、强行将此事与“爱国”挂钩并攻击爱国主义的行为,以及借此炒作“眯眯眼不配当中国人”话题以制造矛盾的,也是罪恶且不可取的,这是最下三滥的,该被唾弃。(评论人:刘斯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